【变革·40年巨变】老裁缝手中的40年“光影”:服饰变迁是一部时代“编年史”

2018年08月09日 10:24:19 来源:四川新闻网
记者 赵权军 编辑:邱令璐

  四川新闻网遂宁8月9日讯(记者 赵权军 摄影报道)时尚并非年轻人的专属,遂宁老裁缝徐正治虽年逾花甲,但这名老人的心态和年龄极不相称,他喜欢看时尚书籍,家中订阅了最新、最潮的服装样式书刊、爱搜集最时髦的衣服面料,最近他还准备学习B2C电商模式,欲将亲手缝制的价值数千元西服放到网上出售。徐正治说,他做了40多年的衣服,而服饰变迁就是部改革开放的“编年史”。

徐正治正在熨衣服。

  变化一:

  人员流动无需再开“证明”了

  徐正治,今年65岁,在遂宁市城区有一个不足10平米的门面。说是门面不如说是一处堆放衣服和布料的仓库,亦或是徐正治裁剪和制作衣服的工作室。门面内堆满布料,各类缝纫机、熨斗、大剪刀等缝制工具。徐正治指着店内的液压蒸汽熨斗说,在他40多年的衣服制作过程中,曾用过木炭熨斗、电气熨斗、现在的蒸汽熨斗,每把熨斗都是不同时代出的技术。

徐正治使用过三个不同时代的熨斗。

  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处,还堆放着脚踏半自动缝纫机,表面沾满厚厚的灰尘,这与油漆崭新的衣料切割机等机械形成鲜明对比。“这些是历史的见证,他们陪我走过40多年。”徐正治感慨地说,这几十年最大的变化是市场经济不断深入,市场买卖的政策发生着巨变。

  1978年,改革开放的序幕拉开,原本学医的徐正治放弃衷爱的听诊器,改行做裁缝学徒工,跟遂宁服装制作工厂的老师傅学艺。

  “每天白天就帮师傅看店,夜里裁剪衣料至凌晨一两点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。”虽然徐正治很累,但想着学成后自立门户赚钱,小伙子咬牙坚持着。学艺3个月后,徐正治掌握制作衣服的裁剪、缝制等基本功后,开始上街摆地摊。由于当时遂宁是座小县城,人口稀疏,消费水平低,他做的衣服销路不畅,经朋友介绍他准备去江油摆临街摊。

  改革开放前,若生意人离开户籍所在地需向由当地相关部门开证明,盖上辖区派出所和政府公章后才能顺利出行。然而,改革开放后免除不少繁琐的手续,“所有人员均可自由流动。”于是,徐正治在遂宁家中熬夜制好衣服,成捆打包后运到江油,清晨6点出发赶车,直至下午6点才抵达目的地,所幸他制的衣服十分畅销,往往会被抢售一空。

  变化二:

  买卖衣服的程序简化了!

  当时江油有几家国有大型工厂,很多工人需买衣服,所以徐正治每周往返遂宁与江油几趟。他回忆说,那时再辛苦都能忍受,最让人着急的是办证。开放之初,内地逐步尝试市场经济,做生意的个体户无法拿到个体经营许可,要以村集体企业名义办理一份集体经营执照。“我记得那时自己的执照挂靠在遂宁县船山服装厂的大证(营业执照)下,而大证之下有三个小证。”那一年,工商所长将办好的营业执照递给他时说,“这是一本万利!”徐正治明白此话含义。

  “当时办证不易,需开具各类证明。”即使拿到营业执照后,出售的货物无法像今天一样在市场上自由流通,因为当时每件衣服做好后,需先到税务部门办理“查验证”和外销经营许可证书,检查期间税务人员将仔细清点报税出售衣物的数量、颜色等相关信息,即使货物顺利运抵江油后,还得由当地工商和税务部门报审,待合格后才能正式交易。“货物销售审批程序复杂,且成本不易被控制,最初市民买衣服要用布票。”徐正治说。

  1986年,由徐正治等多名个体户和当地工商所共同出资两万余元钱,在遂宁城区桂香街修建72个交易市场铺位,“那时每户人筹了300块钱,而当时的米价只有2毛钱一斤,所以能凑齐这笔钱不容易。”同年底,徐正治租下其中一个摊位,同时他还从工商部门办理了完全属个人性质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。

  由于市场情况变化较快,政府不断推出各类便民措施,在1988年已在江油打拼数年的徐正治决定回遂宁,继续做衣服买卖的生意,而此时在市场上买卖货物的手续被简化,但每卖出一件衣服仍需办“查验证”。直到2000年以后,市场经济制度越来越灵活和多样化,市场交易审查手续和流程被不断简化,让个体户节省了不少成本。

  “改革开放各项制度不断深入细化,也让市场交易的规则愈来愈规范,同时让参与市场活动的主体的办事程序被简化了。”徐正治说,现如今他只需通过微信等手段,就能在网上办完所有报税的手续,无需再去工商部门排队等审批。

 [1]  [2下一页 尾页
    本网(平台)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
精彩图集